弱了吧唧凉

以下内容有点长,
……咦?确定要点开吗?



































是不是发现点开就收不回去了。

我也是。

是Angelo和小龙眠濑的互动。
 

被误认成小抱枕了呢。
成年龙眠濑表示自己的怒气值正在飙升。

之前看生化危机时发现大部分丧尸片中丧尸都没有智力,只存有部分生前的本能爱好,知道听着声音找人,然后就产生了一个很奇葩的脑洞。
 
 
 
有个很可爱的妹子,生前是学校里的鼓手,后来世界爆发丧尸狂潮,她被丧尸咬了喉咙后变成了丧尸中的一份子。因为她会遵循生前本能,于是在追咬活人之余还会敲击一些破铜烂铁制造声音,傻不愣登的她只是纯粹是觉得好玩。因为丧尸会追寻声音跑,所以这妹子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丧尸们的老大。
So,在这个城市里时不时就能看见一个丧尸妹子敲锣打鼓追着活人到处跑,身后跟着数条街那么长的丧尸大队。
 
再后来,她看到了男主。
 
男主是个绘画系的艺术生,当时他正在捡破烂找吃的,一抬头就看见了丧尸妹子在不远处看着他,身后是乌泱泱的丧尸大军。 男主为了伪装,涂了一身丧尸血,还给自己画了个很逼真的丧尸妆容,再加上他被吓得屏住了呼吸差点昏过去,所以妹子把他误认为了同类。
【长得还不错,身上也有很好闻的活人的味道。】
丧尸妹子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就是单纯的觉得“吖好香”,于是带着她的千军万马追着男主撒丫子狂奔了一路。男主吓得鼻涕眼泪抹了一脸,结果没想到竟及时回到了家,只能说求生欲是种很奇异的东西。但是丧尸妹子不开心了,于是开始天天在男主家楼下敲锣打鼓,只有在觅食的时候才会离开。
  
  
  
  
可怜了男主,天天看着自家楼下被丧尸妹子引来的潮水般的大军,欲哭无泪。 
 








然后妹子叫花见 莓,男主叫秋生 册一。
p1.2分别是莓的生前身后照(bu)

是自家新儿子,最后1p是q版,q版上面胳膊上的纹身忘搞上去了(。)
有舌钉但是没有画。
纹身是“Be faithful to God”,即“忠于主”.
 
  
在企划里,他是负责卫戍城池的天使。
在七芒星岛世界观里,他是一只凤凰。

『Tanggi』
 
 
 
1.
精灵是由温柔的花香与清风孕育的。
所以精灵也必定温柔。

周围的族人们绕着她叽叽喳喳的吵嚷,目光惊恐,所落之处则是她沾了些许兔血的指尖。她绞紧眉头,毫不犹豫的把脚搭在了已无生命气息的几只兔子上面,然后又似是故意而为一般,碾了又碾。
精灵们的尖叫瞬间又提高了几分贝。
“你们平时吃的肉是难不成树上长出来的?”
她咧开嘴,撇了那些突然噤声的精灵一眼。

虚伪的废物。

她慢吞吞的收回视线,然后拈起耳机,将自己与外界的噪音彻底隔离开来。
 
 
2.
我们的岛屿创作出了一个强大的残次品。
 
得知了这个消息的长老们悄悄观察着战斗天赋格外出色的她,却是日渐忧心。
精灵是热爱和平的,他们不需要战斗。
于是族中有威望的人们捆住她的双手,将她压在祭坛上向森林神祈求原谅。性格乖戾不驯的精灵简直是异类,是败类,是池塘底下的淤泥——只要她稍微动一动身子,就足以把整汪池塘搅的浑浊不堪。
  
但精灵必定是要温柔的。
他们不能处决她。
 
 
3.
“岛屿的恶人,你还没有得到神明的宽恕。”长老们围在她的面前,如朗诵诗歌般低声吟说,“但是恶人自有天收,我们不拦你。”
 
她盯着面前这些身形佝偻却硬撑着挺胸昂头的族人。月色笼罩在他们的身上,被自然赐予的水波似的眼中是如出一辙的轻松——分明是在庆贺她的离去,却非要惺惺作态的将无端过错归咎于她与神明。
她的目光冷了几分,左眼隐隐有白焰跃动。
 
时不多久,遍地惨色。
她舔舔唇,把最后一名依旧存有意识的长老踹倒在地。老者惊恐的眼睛里倒映出她染了半身猩红的样子,颇像个嗜血罗刹。
 
“恶人自有天收?”
她把脚尖点在这位长老尊贵的胸口碾了又碾,然后俯身靠近,在对方的惨叫声中发出暧昧而残忍的叹息。
 
 
“——可我就是天。”
 
 

zan的稿子——
一不小心就在课上全都画完了。

唐吉。

这是一个桀骜而自由的孩子。我超爱她,所以总也画不好她。

是mob!!!!
我我呜呜呜呜今天扩到了一个灵能的太太然后我瞬间爆炸(然后拖了稿子(。))
但是我好快乐啊!!!!!!!!!!